白兰地不仅助兴也“助性

我和老杨是在晨练时认识的,彼此聊得很熟。一天,老杨悄悄地对我说,他最近两三年,总感觉那方面不行,长期.

热爱烈酒- Micro Reading

在酒界,我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,就是喜爱葡萄酒和热衷烈酒的群体,相当不一样。喝葡萄酒的人,可能一场品.